教学资源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教学资源 > 教学资源

《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》第一章案例

发布时间:2018-05-30 22:55  点击次数:273  来源:

第一章  毛泽东思想及其历史地位

案例一  毛泽东自传(节录)

【案例呈现】       

我在1893年生于湖南省湘潭县的韶山。当我6岁的时候,我就开始做田地上的工作。当我8岁的时候,我开始在本地一个小学校里读书。在那里我一直读到13岁。早上和晚间我在田间工作。白天我读孔子《论语》和四书。我的国文教员是顽固派,粗暴而严厉,常常痛打学生。为了这个缘故,我10岁的时候曾经逃过学。我不敢回家,因为怕挨打。我莫名其妙地走向县城去,以为县里是在某处的一个山谷里。瞎跑了3天之后,终于被我家里人找到了。我才知道我这次旅行,只是兜了几个圈子,还没有离开我家8里之外。可是,在我回家以后,出乎我意料之外的,情形有点改善了。我父亲的暴厉态度比从前稍微好一点,而教师也温和多了。我的反抗行动得到如此的结果,使我深受了影响。是一个胜利的罢工啊!

我父亲性情暴戾,常常打我和我的弟弟们。我母亲是个和善的女人,宽厚而富于情感,永远愿意把所有分给别人。在饥荒的时候,她可怜那些穷人们,常常送米给他们。我们家分为两党。一党是我父亲——是在朝的执政党。我,我的母亲,我的兄弟,有时甚至工人们所组成的,是在野的反对党。可是在反对派联合战线上,意见不能一致。我母亲主张间接打击的政策。她反对任何明显的情感的表现,也不赞成对统治力量的公开反叛。她说这不是中国人的办法。

我读会了经书,可是不喜欢经书。我最喜欢读那些中国的传奇小说。而对于那些关于反叛的故事则尤其喜欢。我读过《精忠传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隋唐》、《三国志》和《西游记》。还读了一本叫作《盛世危言》的书。有一天,我忽然发现到一件事,就是:不知为什么,在这些小说里面,没有关于耕种土地的农民们的事迹。对于这一件事,整整有两年,我得不到解答。后来我把小说的内容加以分析。我发现了:小说里面的人物们都是有武力的名人,人民的统治者,他们都不必从事操作。因为他们是土地的所有人,很明显地是有着农民们在代他们工作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在这个时候,湖南发生了一件事情,影响了我的一生。那年发生了严重的饥荒,长沙有成千上万的人饿饭。饥民派了一个代表团到抚台衙门里请求救济。但抚台傲慢地回答他们。他们愤怒了,举行了群众大会,并且组织了一个游行示威,攻打清朝衙门,砍断了作为官府标志的旗杆,赶走了抚台。不久之后,在韶山的哥老会和一个地主之间发生了一种冲突,反叛了地主和官府,到本地一个叫作浏山的山里,建立了一个山寨。反叛者们的领袖,是一个叫作彭铁匠的,后来被捕,杀了头。可是在我们学生看来,他确是一个英雄。

这些接连发生的事情,在我年轻的心灵上,留下了永远不能磨灭的印象。我的心灵早已是反叛的了。在这个时期中,我也开始有了一些政治意识,特别是在我读过了一本关于瓜分中国的小册子以后。我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,这本小册子开头就是这么一句:“呜呼,中国覆亡有日矣!

后来我听到了一个有意思的新学校,我便不管我父亲的反对,决意要到那里去。我的一个表弟是那里的学生,他告诉我这个新学校和新教育的改革情形。那里不注重经书,而注重西方的新学。那时我是16岁。在这个学校里我进步很快。我读我表兄送给我的两种书报,叙述康有为的维新运动。一本叫作《新民丛报》,是梁启超主编的,我读了又读,直到差不多背得出来了。我那时埋头读古书,对于尧、舜、秦皇、汉武等的政绩大为向往。那时候我也读了一些外国历史和地理。在一本叫作《世界英杰传》的书里,我也读到了拿破仑、叶卡德琳娜女皇、彼得大帝、惠灵顿、格兰斯顿、卢梭、孟德斯鸠和林肯。

我开始想要到长沙去,进一个专为湘乡人设立的中学。我在那里只住了半年。在长沙我第一次看到报纸——《民立报》,登载着广州反对满清的起事和七十二烈士的殉难。我被这故事深深地感动了。这个时候我也知道了孙中山先生和同盟会的纲领。国家这时正是在第一次革命的前夜,我兴奋地写了一篇文章贴在学校的墙上。这是我第一次发表我的政治意见。我主张应该把孙中山先生从日本召回来就任新政府的总统,康有为做国务总理,梁启超做外交部长。这时候有许多学生投军。我决定参加正式军队。我在军队里的饷银是每月7元一一这已经超过我现在在红军里所得的饷银了。这7元钱我按月用去二元伙食。我还要买水。我把余下的钱,都花费在报纸上,我对于读报一件事简直有些疯狂。鼓吹革命的报纸,有《湘江日报》。里面常讨论社会主义,我就在这栏中第一次学习了这一名词。我只当了半年兵。
   
我第二次的学业冒险,是在省立第一中学。它的课程限制得很严,规则也是一无可取。六个月以后,我便离开了学校,自己排了一个自我教育课程,每天到湖南省立图书馆里去读书。每天早晨当图书馆开门的时候我就进去,在正午的时候,我仅仅休息片刻,去买两个糕饼吃。这是我每天的午餐。我每天停留在因书馆里直到它关门才出来。
   
那时候我没有钱,我的家里不肯供给我,除非我进学校。湖南师范学校一则很动人的广告,吸引了我的注意。我在师范学校做了5年的学生。这里的一个中文教员,学生们替他起个绰号叫袁大胡子。他嘲笑我的文章,说是新闻记者的手笔。我被迫只好改变我的文章作风。我就阅读韩愈的文章,学习了旧的古文辞藻。所以敬谢袁大胡子,假使是需要的话,我今天还能够写出一篇可观的古文。对我印象最深的是杨昌济,他的生活后来和我发生了极密切的关系。他教的是伦理学,是一个唯心主义者,有高尚道德性格的人。

有一天我看见《民报》上登载着两个中国学生徒步旅行一直到西藏边境的打箭炉的事。这件事非常地鼓动着我。我想我应当先办到湖南全省的旅行。于是第二年夏天我步行游历湖南省,走遍了5县。和我一起的有一个名叫萧瑜的学生。农民们供给我们吃食,供给我们睡觉的地方,我们足迹所至都受到很好的招待与欢迎。

因为感到要向外发展非有一些志同道合的伴侣不可,有一天我就在长沙报纸上登了一个广告,邀请那有志于爱国工作的青年和我联络。我特别提出能耐艰苦有决心而能为祖国牺牲的条件。慢慢地在我的周围聚集了一群学生,这群学生后来就是新民学会

教学资源